I Never Compromise 泰隆x卡西奥佩娅 7

2019-11-06 17:18:49 朝阳新闻网

打印 放大 缩小
I Never Compromise 泰隆x卡西奥佩娅 7

  第十二章 十五岁 诈欺师的把戏 上
  稍早之前——
  克卡奥将军身著深红色紧身军官服,配戴著长刀,火速抵达了情报所指的现场,卡特琳娜见到将军,立刻汇报了现场的状况:
  「我赶到时,只看见泰隆正与乐芙兰缠斗,但没见到卡西。」卡特琳娜与将军藏身在某个栋楼的屋顶后方,由隐密的视角观察他们的战况。
  「你做得很好。」克卡奥将军拍了她的肩膀。
  「泰隆会杀了她的。」她盯著他们的战斗瞧,深信他的战友将会解决敌人。
  「诈欺者.乐芙兰,没那麼好对付。」克卡奥将军低头点了根菸。
  话说完之时,泰隆就被那条金色锁链给缠住,卡特琳娜眉头一皱,握紧刀柄向前踏出数步,似乎想冲过去替泰隆解围,但克卡奥将军却单手将她拦住,卡特见将军如此便退回了阴影之处,揪心地继续盯著战斗。
  克卡奥将军凝视著战况,吐了口白菸后说道:「你不能轻举妄动。」

  「父亲,泰隆他…」此时她双眼正看见泰隆痛苦倒地被折磨著的画面。
  「冷静点,你有更重要的任务。」将军面无表情地目视著泰隆一面倒的战况说道。
  卡特琳娜试图掩盖内心的担忧与冲动,她将匕首紧紧握住,蹙著眉头闭上双眼,沉淀那些影响自己判断力的情绪因素。
  「听著,目前我们没有任何关於诈欺师的情报。」克卡奥将军严肃地说。
  卡特琳娜陷入了沉思,她为自己刚才的鲁莽感到羞愧,如果她就那样冲出去了,谁知道后果是如何?
  克卡奥将军呼出最后一口菸,将菸蒂扔到地上踩熄,随后将目光转到卡特琳娜身上,对她说道:
  「你就这麼冲过去也不是办法,不如等待时机趁她无暇顾及周遭时,由我赏她个痛快,她铁定会逃,而你则想办法跟踪她。」
  「恩,知道了。」卡特琳娜点头答道,内心认同著将军的策略。
  总不能默默地挨打吧?杜.克卡奥家族可不是好惹的,虽然还不清楚她究竟有什麼目的?为何要接近卡西奥佩娅?在真相尚未明了之前,搜集情报才是最重要的,唯有知己知彼,方能百战百胜,她深知在情资不足的情形之下贸然行动实在是非常愚蠢的行为。

  映入她双眼的影像简直是恶魔的戏法,乐芙兰的周围涌著一股暗色能量,而那能量竟然隐约现出一张可怖的毒蛇面孔,她心惊地目视著乐芙兰将那股能量灌向泰隆身上,她远远看著泰隆倒地颤抖著并淌出血泪,她咬著牙握紧拳头,更加深了执行情搜的决心。
  此时泰隆已经在地上完全无法动弹,乐芙兰正专注地酝酿强烈的黑暗魔法准备给他最后一击,克卡奥将军见状立即朝著目标飞步而去,卡特琳娜则往建筑另一侧跃下,降落地面后遁隐至黑暗中。
  「呼… 该死…」
  乐芙兰按压著侧腹血流不止的刀伤,拄著水晶魔杖缓缓前进,她步履阑珊、摇摇晃晃,克卡奥将军那一刀差点没让她肚破肠流。
  卡特琳娜隐身在黑暗之中,以无声的步伐前进,她其实只要循著地上的血渍就能掌握她的去向,但她还是小心翼翼地跟紧,不让乐芙兰离开她的视线。
  她注视著乐芙兰的一举一动,希望能在她任何动作细节之中获取一丝情报,她很快地就有了收获,她看见乐芙兰唤出了分身,并与她的分身交谈著,为了听清楚她们的谈话内容,卡特琳娜决定冒险再靠近一些。
  「你看见她进了下水道是吧…」
  「是啊,但诺克萨斯的下水道如此错综复杂…」

  「还是得想办法逮到她,不然该如何向乌鸦交代?」
  「快想法子!」
  「卡西奥佩娅自然也不可能熟悉下水道,必定是泰隆告诉她该怎麼走。」
  「呵呵,这麼说来,花儿们一定知道答案…」
  她在手上唤出了一团莿藤,那莿藤中绽出了一朵黑色玫瑰,黑色玫瑰朝著东南方蔓延一段距离而停下,似乎正透漏著什麼讯息。
  卡特琳娜一听到下水道三个字立即感到不妙,那是个极难跟踪的场所,只要有一点声响立刻会回荡在那整个空间,踏过水洼时的波动涟漪也很容易让对方注意到,狭小的水道难以藏身,必须保持很远的距离才能做到不让敌人察觉的地步,因此很容易追丢敌人。
  但这并不影响她的决心,依照刚刚的谈话内容可以归纳出目前的状况为:
  一、泰隆为了不让卡西遭受危险,选择与乐芙兰战斗拖延时间让她逃跑
  二、卡西独自一人在下水道,并朝著泰隆指示的目的前进。
癫痫小发作怎么办-color:#ffffff;" />  三、没有人知道她现在确切的位置。
  四、持续跟踪乐芙兰是唯一的赌注。
  她深吸了一口气,握紧双拳,眼看乐芙兰已开始动身,她也轻轻地移动脚步跟上。


  十五岁 诈欺师的把戏 下
  正当卡西奥佩娅抬起头来并发现泰隆的淡金瞳色之时,她愣住了几秒,并往后退了几步。
  泰隆左手按著淌血的伤口,右手牵住了卡西奥佩娅的手,表情痛苦地说道:
  「别怕,我们快离开这里。」
  「泰隆…」
  两人的眼神相交著,她被握住的手停顿著没有抽离,但也没有因此而向他靠近,她不知道该怎麼做才能消除心中的疑惑,那淡金的眼眸使她不知如何是好,即使眼前这人确确实实的就是泰隆的样貌,但不知为何,心中却有股强烈的不安。
  就在她犹豫的瞬间,泰隆因为失血过多而跪倒在地,双手按压著持续淌血的伤口而呜咽著,她见到这一幕,顾不得方才的种种疑惑,立即蹲下身子查看他的伤势,她揪著眉,将双手置放在他的伤口旁,担忧地看著他痛苦的神情。
  他微微地睁开眼,凝视著卡西奥佩娅,勉强地挤出一丝微笑。
  “是泰隆啊…”
  那微笑不正是泰隆才有的吗?那不正是泰隆在她不安时才会露出的微笑麼?
  她心痛地抱住了他,而他却在下一秒——— 吻了她。
武汉哪家医院治癫痫病能去根4px;background-color:#ffffff;" />
  她瞠著大眼讶异著他这样的举动,但不知怎地,意识竟然开始模糊,眼前的他像是完全变了个人似的露出了邪佞的笑容。
  在她倒下前他抓住了她纤细的手臂,一张脸慢慢地愈变愈惨白,下眼睑浮现了黑色的线痕,她全身无力地看著这一幕却无法反抗。
  「放开她!」
  后方射来数道暗器,他机警地侧了个身闪开,随后身形渐渐地转化成真身。
  乐芙兰将卡西奥佩娅推到一旁的墙壁上,随后甩了甩她的紫色秀发,不悦地看著眼前的红发女子说道:
  「又来了个程咬金。」
  卡特琳娜没有答话,抽出身后的双刀,双手反握著摆出战斗阵势。
  一瞬间,她的身影闪瞬到乐芙兰的后方,飘逸的红色长发、冷傲的绿色眼眸、迅雷不及掩耳与泰隆类似的袭敌技巧。
  乐芙兰虽然身负重伤,但依然有办法面对这样的攻击,她迅速转身唤出一道黑色印记往卡特琳娜射去,卡特琳娜歪头一闪,印记刷过她的长发而冲向地面,溅起了漫天的水花。
  因法术的热度而使四周漫起水蒸气,水花与蒸气使视线不佳,卡特琳娜深怕乐芙兰会趁机带走卡西奥佩娅,便朝著卡西奥佩娅刚才倒下的位置奔去。

  她不在那个位置上,卡特琳娜深谙不妙,她转身环顾周遭,发现了不远处的人影,雾气逐渐散开,乐芙兰单手勒著卡西奥佩娅,另只手持魔杖正散出魔法气息。
  卡特琳娜眉头深锁,对眼前的棘手状况踟蹰了,她此时要是轻举妄动,妹妹可能就会丧命,心中暗骂诈欺师实在太狡诈,她紧咬下唇,脑子里不断思考对策。
  「你犹豫罗。」
  她的水晶魔杖朝卡特琳娜甩出了一条金色锁链,卡特见状迅速后退闪躲并不断朝那锁链丢出数把匕首,但是锁链的强大力道将匕首纷纷弹开,在这狭小的下水道之中她并无太多左右闪躲的空间,她一个纵身跳到空中旋转了一圈,闪开了锁链。
  乐芙兰再度朝她发出了黑色的印记魔法,不偏不倚地打在卡特琳娜的背上,她受到冲击而摔落到地面水漥,再度溅起了高高的水花。
  尽管背上有股灼烧痛楚,她还是迅速撑起身子,将视线移回乐芙兰身上,只见乐芙兰此时用手掐紧了卡西奥佩娅的脖子,她难以呼吸但全身却没有半点力气去抵抗,乐芙兰微笑著对卡特琳娜说道:
  「现在离开,我放你一马。」
  「痴人说梦话!」她站了起来,双手持刀愤怒地瞪著她。

  「哈哈哈哈哈!那就别怪我了!」
  她突然放声大笑,身上开始散出浓烈的黑暗气场,卡特琳娜心中一惊,那不正是她对泰隆所施的法术吗?
  卡特琳娜还来不及思考,突然感到背后的伤口开始发烫,她无法看见背后到底发生了什麼事,但是那灼烧感让她难以忍耐,使她跪下双手撑地,痛苦地对抗著。
  随后她看见自己的身上竟然被攀附著莿藤,不,她意识到那些莿藤是从她背后的伤口长出来的,她顿时感到恐惧,急忙伸手试图拨开那些莿藤。
  莿藤割伤她的肌肤,逐渐蔓延到她全身使她无法动弹,背上的痛楚也愈加激烈,她痛苦地大叫,但那些莿藤没有停止,竟又钻进她的伤口里。
  “这一定是幻觉…”她紧闭双眼,但眼前的影像实在太过真实,难道这就是泰隆受到的折磨?
武汉有治疗癫痫医院font-size:14px;line-height:24px;background-color:#ffffff;" />  她不断说服自己必须坚强,才能破除这些幻象,这一定是诈欺师的把戏。
  一定要冷静下来,不然的话… 父亲、卡西… 我…
  「啊———!!!!」
  一道凄厉的尖叫声响遍了下水道,卡特琳娜使劲地往那个方向看去,发现乐芙兰被卡西奥佩娅持刀刺中,她扭曲神情惊叫著跌倒在地上而中断了法术。

  她颤抖的双手紧握著一把短刃,刺进乐芙兰的心窝而抽出,血液开始喷泄而出,乐芙兰既是愤怒又是邪笑的模样,她恐惧地后退了几步,手掌、脸与衣裳都沾满了血渍。
  卡特琳娜发现身上的莿藤消失一空,便起身迅速奔向卡西奥佩娅,拉住她的手,头也不回地逃离现场,完全不打算恋战。
  「你怎麼会有这把刀?」她一边奔跑著一边问道。
  卡西奥佩娅心中一揪,紧握著那把沾血的刀刃,说道:
  「是泰隆交给我的…」
  她说完,脸色一沉,心中想著一件事,便开口问了卡特:
  「泰隆现在怎麼样了?」
  卡特琳娜沉默了数秒后回道:
  「嗯… 总之,我们快离开吧。」

(未完待续)

友情链接: 郑州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专科医院 湖北癫痫病医院 治疗癫痫最权威医院 昆明癫痫病医院 兰州癫痫医院